【夜餘選書】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

【夜餘選書】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
文/戴綺儀
圖/廖小子提供
  
  
敝市前市長韓國瑜表示,同樣都是死亡,「為什麼把鄭南榕變成英雄,許崑源變成狗熊呢?」
  
那一天,國民黨回想起了,辣個自由的男人。
鄭南榕,這個每年言論自由日不斷被提起的名字。
  
戒嚴時期,沒有言論自由遑論出版自由,黨外雜誌的寫手長期受黨國政府監控,1987年解嚴了,威權遺緒仍然以刑法100條懲治叛亂條例第2條第1項(俗稱二條一)進行著思想審查。身為《自由時代》雜誌總編輯,鄭南榕多次進出警局,而1989年在侯友宜警官帶隊攻堅之下,面對唯一死刑的鄭南榕為捍衛100%言論自由殉道,自焚於總編室:
  
「國民黨不能逮補到我,只能夠抓到我的屍體。」
1989.4.7成為台灣人必須懂的日子。
    
    
「社會是複雜萬端的有機體。唯有冥頑不靈之人才會認為可以用一個『萬能政府』來治理它。」
——鄭南榕,1986.7.7
  
    
《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》皆是當年真實收錄在《自由時代》雜誌的文章,總聽別人說Nylon,這一次,換他親口跟你說。
持續討論鄭南榕並不是要造神,是讓他成為更多人的精神夥伴。
本書設計由三餘紙書套的設計師廖小子擔當。如此優質的文字視覺組合,不買爆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