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行冊店] 高雄鳳山大書城

[行冊店] 高雄鳳山大書城

文/盧宥臻

 

「那個時候的我們,從來沒有想過這些習以為常的景色有一天會消失。會消失。」
  
上大學以前,我成長於大寮的眷村,大約從12歲開始,會在沒有大人的陪伴下,和班上的同學利用公車抵達比較遙遠的地方。
  
當時的鳳山鬧區主要在中山路一帶,金石堂、遠東大書城、鳳山大書城、久大文具行等等,每每進去挑選各式各樣的六孔活頁簿與信紙、有水果香味的五顏六色的原子筆、購買可愛的小布偶和吊飾將自己的書包掛滿,再誇張一點的人,還會利用黑色奇異筆與立可白,加上一點帆布鬍鬚,增添青春期的叛逆氣息。
  
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,童年時父親由於工作的原因不常在家,是長達兩至三個月無法見面,然後短暫相處一個星期,如此不斷循環。
  
在每次碰面的時候,我們能做些不平常的事情,比方說到麥當勞大吃一頓。或者有點任性的要求到鳳山大書城購買比較昂貴的立體聖誕卡片,然後在眾多可愛的卡通人物中流連忘返。我們也曾經一起在那裡採買自然課要使用的電線、馬達、燈泡等用品,當看著微弱的光芒亮起時,感覺充滿著不可思議的魔法。
  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對鳳山的印象越來越模糊了,就像是剛踏出校門的畢業生,難免對繁華熱鬧的都市生活有所憧憬,青春期的我們,也是如此。
  
彼時,沒有漢神巨蛋和夢時代,校園前的高雄捷運還在如火如荼施工中,前往三多商圈和新堀江的100號公車永遠都大排長龍,穿著百褶裙、黑色長襪搭配帆布鞋的女學生們,爭先恐後走進一台台拍貼機裡… …逛誠品書店、看威秀電影(那個年代還叫做:威秀影城),彷彿是不得不跟上的流行。
  
直到某一天,當我再次駐足中山路上,這條馬路已經幾乎不存在任何一家書店了。我才發現,那些過去習以為常的風景如今只能夠在腦海中模擬呈現。而我們所做出的每一個看似微小的選擇與決定,都深深影響著未來生活的樣貌。
  
本次的傳統老書店計劃,我理所當然選擇了即將迎接四十歲生日的「鳳山大書城」,這裡除了陳列一般的書籍、學生自修講義,還有市面上較少見的各類高普考用書,就連洋娃娃、汽車軌道組、地球儀、開幕彩球這類的東西都找得到,就像是小叮噹的百寶袋。
  
而在和張老闆聊天的過程中,我感受到他對工作的熱情和使命感。隨著網路媒體的發展,紙本書的銷售已是越來越困難,當年的中山路雖然有眾多競爭對手,但業績也遠比現在都還要好。儘管如此,他依舊努力不懈堅守著這個崗位。(據說開業以來,從來沒有給自己放過長假,就算是必須至外縣市,也會在當天趕回高雄!)
  
看著老闆和老顧客們的寒喧問候,這種人與人之間互動的溫暖,也正是現在這個冷漠快速的社會所缺乏的吧!我們都不知道這樣的傳統老書店還可以維持多久,歡迎各位傳訊息至三餘書店臉書粉絲頁,分享您對「鳳山大書城」的回憶和鼓勵。
 
 
※內頁橫幅照片轉載自網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