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缺席」談單車與父親

「缺席」談單車與父親
「那輛後來隨著父親失蹤的車,則靠著樹、停在樹陰下,像一匹倚樹休息的老馬。」
 
──節取〈鐵馬誌Ⅰ〉
 
之前在三餘粉絲頁上有一篇《單車失竊記》的書評,老闆一麟寫到這是一本關於「缺席」的小說。
 
因為父親的缺席而開啟的尋找之路。在書中的薩賓娜也是因為母親的缺席,而開始書寫捕蝶人、蝶畫師阿雲。在生命中的疑惑,或許也是因為那一份不圓滿。
 
近日有好友結婚,因為忙於策展無法到場祝賀。托了朋友代送紅包過去。左右思量該在上頭寫上什麼樣的祝福,在網路上的眾多賀辭中選擇了「花好月圓」。感覺好像非常俗氣、老土,但對我而言卻是最美好的詞句。
 
「花好月圓」不易,花謝會再開,月缺會再滿,而人生中的圓滿卻是一逝不再。
 
展覽最後有一面藍曬牆,由林燈河老師在太陽底下曬了好幾次才能藍得這樣漂亮。旁邊像雨串般的文字,是描寫到主角每次坐在父親鐵馬後座的景象。父親的汗味與兒時的藤椅,那些從親暱至疏遠的距離,那些以為已經離散的情感,隨著單車的溯源,一一被喚醒。
 
缺席,去了遠方;時間,陪我們走過。
 
==
 
 
 
我要捐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