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講古] 鄭順聰:龍眼樹袂孤單(三)——榕仔雙叉路

[講古] 鄭順聰:龍眼樹袂孤單(三)——榕仔雙叉路

聲演:鄭順聰

文字:鄭順聰

 

(按三角形play播放聲音檔)


【本集提要】
挩窗與阿福在水圳玩得太高興,忘了時間,轉眼天色已晚。
兩人回到村尾的大榕樹下,阿福擔心被罵,不知如何是好。
於是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,想找理由來搪塞,越講越誇張。
鼓起勇氣,阿福推開綠紗門偷偷回家,會不會被阿媽懲罰?

 

欲暗仔欲暗仔(beh/bueh-àm-á):傍晚、黃昏。,夕陽共上尾的光抹踮稻穗頂面,隨風搖仔搖,有影清閒美妙。雖然挩窗和阿福的衫仔褲予圳水浸澹,有日頭來熁熁(hannh):熱氣燙到,此處指被陽光晒熱。,略略仔有曝焦矣。

兩人喙咬草仔骨那唸歌,行佇咧軟㽎㽎軟㽎㽎(nńg-sìm-sìm):軟綿綿的。的田岸仔路,來到阿無庄後尾路的榕仔跤,將爺廟仔頭前,遮是一跡雙叉路口,阿福煞停落來:

「按怎,耍甲傷歡喜,無想欲轉去是無?」挩窗問。
 
「欲按怎!欲按怎!耍甲傷過頭暗,阿媽凡勢到厝矣,若去予發現我人無佇咧,百面會去予摃啦!害矣啊啦!」阿福講。
 
「著乎!耍甲傷樂暢樂暢(lo̍k-thiòng):高興、愉快。煞袂記得你袂當出門。」挩窗嘛起煩惱。
 
「這聲欲按怎啦?」阿福有影緊張。
 
「阿福!阿福!免緊張!免煩惱!你聽我講,這馬有兩種可能:第一是恁阿媽猶未轉來,彼就無代誌;假使恁阿媽轉來矣,彼彼彼,就慘矣⋯⋯咱咱咱就揣一个理由⋯⋯著著著,咱就揣一个理由⋯⋯。」換挩窗緊張矣。
 
「理由無效啦!阮阿媽講,毋管你啥物理由,無講一聲家己旋出去,尻川上少摃十下!」阿福面憂憂。
 
「敢是抽掃梳笒仔掃梳笒仔(sàu-se/sue-giám-á):竹掃把上一枝枝的細竹枝,常被大人用來抽打孩子體罰。?阮阿媽定定用彼款的呢。」挩窗那講手那比。
 
「閣較害啦!阮阿媽攏用抓耙仔抓耙仔(jiàu/liàu-pê-á):搔背的器具。,毋是用闊彼面摃,是用較𠕇的邊仔彼面,摃著夭壽疼。」阿福的目睭瞪甲大大粒。
 
「啥物⋯⋯干焦用想的就腫起來矣!」挩窗大喘氣。
 
「緊來想辦法啦!是你招我出去耍的,去予人拍的是我,你愛負責啦!」阿福大聲喝。
 
就佇應公廟仔頭前,兩个囡仔戇戇徛咧,頂頭是比ín懸毋知幾十倍的榕仔王公,日頭勻勻仔斜落西,樹葉仔頂面柑仔色的日頭光一塊一塊抽退抽退(thiu-thè):撤退。。落尾,榕仔煞冷凊凊,袂輸火烌火烌(hué/hé-hu):灰燼。,風吹過來,共濟甲算袂清的樹葉仔、佮彼兩隻戇頭戇面的囡仔兄,吹一下凊心。
 
「按呢傷譀譀(hàm):誇張。啦,鬼才會信啦!」阿福講。
 
「啊無閣會當按怎!上少愛揣理由來拄啊!」挩窗講。
 
「講我睏晝夢遊病,人行出去庄外,跋落水圳,予你發現來共我救起來,衫才會澹澹。這款理由莫講咱人,連彼隻戇毛蟹嘛袂信啦,我看⋯⋯我看⋯⋯我就準備來予阿媽揲揲(tia̍p):處罰修理。啊啦!」阿福講。
 
「好啦!好啦!你阿媽摃你十下,我分二下。」挩窗開價。
 
「是你招我去的,你愛扯扯(tshé):平均分攤。五下。」阿福講價。
 
「傷濟,三下啦。」挩窗出價。
 
五下、三下、五下、三下、五下、三下⋯⋯兩个人講價無相讓。
 
烏夜無聲無說共規个田洋和庄仔頭包起來,榕仔的色水對青綠綠反烏汁汁。挩窗和阿福行過菜園、鐵厝、竹模竹模(tik-bôo):竹欉。,來到龍眼樹下跤,偷偷仔共網仔門㧣開,躡跤尾入去。
 
隨聽著嗙嗙叫嗙嗙叫(phngh-phngh-kiò):厲聲斥責。的聲。
 
「阿媽,以後我不敢啦!」
 
「你這个死囡仔,走去佗位死!我去廟口、𥴊仔店、菜園攏揣無你!你共我講!你是走去佗位耍啦!真好膽啊你!」
 
共網仔門捒倒出來,挩窗緊來旋,網仔門倒彈收轉來,挵著手曲手曲(tshiú-khiau):手肘。,伊人疼一个大聲哀:
 
哎喲喂啊!!!!

作者簡介:鄭順聰
 
作家,著有《時刻表》、《家工廠》、《海邊有夠熱情》、《晃遊地》、《基隆的氣味》,《黑白片中要大笑》。最新著作《台語好日子:學台語的第一本書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要捐款